娃娃

        天空渐亮,白雾依稀。踏在返回宿舍的道路上,十个小时的夜班,真的累,但是我脑海里一直浮现那娃儿可爱的脸容。刚出生未到二十四小时的新生儿,小小的眼睛,乌溜溜的,小小的嘴巴不时嘟嘟,想喝奶,偶尔发出可爱的声音。柔嫩的肌肤,白白的,身上散发出新生儿的气味,好香。抱在怀里她双眼盯着我看,她是多么的可爱啊。可惜母亲太累了整夜不能喂母乳,只好由我照顾了。
       说来梃怪,人们都说娃娃如张白纸,什么都不会。娃娃好容易顾,吃饱睡,睡饱吃,拉了就哭。而自从我在这工作后,我发觉娃娃原来是那么的独一无二,就算是双胞胎,也有其不同的个性。抱在手上的娃娃,整夜没睡,喝了奶,还是哭闹的,但我一抱起她,她就会都起那小嘴,眼溜溜的看着我,试过把她放下,但是还没放手她就哭了。所以我问自己,娃娃真的如大人们讲的,什么都不会吗?
     由于其他娃娃们也不停的闹,我试着对坏里的她说:“姐姐忙很辛苦你乖乖在这等等,姐姐很快过来给你抱抱疼疼。”也奇怪的是,娃娃竟然闭上眼睛,我把她放下也不哭闹了。她真的明白我在说什么吗?或是她能感觉到我当时的心情?走到另个宝宝身旁,为他换了尿片,抱了抱,亲了亲,拍拍他的屁股说:“妹妹要抱抱,你如果哭哭,姐姐怎么样把工作完成,还有一大堆的文件还没排好,你们的报告姐姐也还没写,你乖,你让你妈咪多睡会,待会儿姐姐带你去妈咪那,你妈咪给奶奶哦。”拍拍他,不哭了,闭上眼睛,睡了,睡得很安稳,睡着的他好可爱。眼看宝宝睡了,那娃儿又不闹,便想开始写报告,怎知那娃娃动了动身子,哭了。哭声仿佛说我骗了她,答应会给她抱抱疼疼结果又忘了。我只好把她抱在怀里,另一只手写报告,边写报告就发觉娃娃没有睡,眼睛一直盯着我。心里想,如果她是我的娃娃就好。婴儿们到底明不明白我讲的?还是真的是靠感觉,每当我抱起,这些婴儿,内心总是充满着喜悦,那种开心难以形容。
     下班临走前,我亲了亲娃娃的额头,希望今晚还能照顾她。
    
    

当下

生命在于呼吸之间。缅怀过去,那已成了记忆,无需无法舍坏,放下吧。

明天是什么天,全靠今天的努力。

望向前方请务必踏出第一步,不然明天依然遥远。

把握当下所拥有的,珍惜上天所赐的一切,感恩身边的人,事,与物。活得充实开心,自然明天会更好。

他走了

今天老伯他要举宾了。
朋友打来问我要为他穿什么衣,戴什么帽。
我建议让他穿那件白色的衬衫,黑色的长裤(去年我买的〕。还有那顶他喜欢的帽子。
我不懂还能为他做些什么?我唯一能够的是好好照顾自己,让生活更充实。
他叮咛过要我天天开心,他也说过不许我流眼泪。我唯有尽力办到。
我把所有布施的功德皆回向于他,希望他走好。
老伯我会永远记得您的微笑,您那慈祥的脸容永远深藏我心中。
对您的不舍难割舍。
愿您万般放下,身体已是废腐之躯,一路跟着佛菩萨走好。
您的好,您的笑,您的叮咛,已经是您给我的礼物。放心走吧,我会开心。

不舍

今天好累。放工了。看了朋友发来的简讯,眼泪竟然不自主的掉了。
也许这是他解脱了。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在老人院的同伴陪伴下走完了他的一生。
我觉得不舍,我不舍得他带给我的欢笑,不舍得他慈祥的脸容,更不舍得他的叮咛。
如今我唯有跪在菩萨跟前,但愿他安祥的走放心的走。我答应过他会开心,我一定办到。

日誌 [2010年01月10日]想

曾几何时,我迷恋着你的影子,你的味道。
曾几何时,你对我说,我们将会共同创造更美好的未来。
但是,为什么你一言不语,丢下我?
如今伴着我过日子的是你的那些承诺。为什么?
为什么你连面对我的勇气也没有,就连一声再见,你也觉得多余的吗?还是在你心里根本没有我?
我真的不明白,不明白为什么你要留下这些承诺,让我无时无刻告诉自己你会回来。你真的会回来吗?哈哈。。。
人生的起伏让我伤痕累累。你是其中的匕首,在我受伤的身上狠狠地刺了一刀。
血流了,但是为什么我还不死心?我好想问你到底是如何忘记,到底要如何像你如此潇洒?
好希望我睡醒之后,日子快乐些。